您当前位置: 土特产品
易门美食漫谈(之一)
[ 易门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7-19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杞云峰

美食,实在是一个包罗万象、宽泛无边,且变幻无穷的话题。

因为美,本身就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命题,你所主张的美食,又怎知能得到普罗大众的认可呢。就连清代著名美食大师,与大学士纪晓岚齐名,时称“南袁北纪 ”的翰林院庶吉士袁枚,在其广为流传的饮食文化著作《随园食单》中,一开篇就赶紧申明所著之作不敢“强天下之口与吾同嗜 ”,只求大概,但凭忠恕之道,尽责而已。并且,顺手把元末明初的学者陶宗仪、明代文学家陈继儒,以及清初文学家李笠翁狠狠怼了一顿,说他们是陋儒附会,所述美食难吃到无法下咽。

可见饮食之难述,难在众口难调,难在因地不同,难在因时变化。

然而,造物有序,不调中有调,不同中有同,变化中总有不变,那就是对健康饮食的追求,对饮食本真的追求,譬如易门的饮食。

早几年曾听一位初来易门的朋友说 :“我发现你们易门有‘两多 ’,一是餐馆多,二是诊所多。”乍一听,让人浑身不自在,心想,怎么说话的,难不成易门人爱吃,吃多了就进医院吗 ?定下神一想,也是啊,诊所多不多倒是印象不深,在易门,馆子真是多,几乎所有的街道都有馆子,尤其是主街之外的街道,更是餐馆林立。每到吃饭时间,一条街都飘荡着各种美食的香味 :哦,这是黄焖鸡 ;哦,这是酸汤猪脚 ;哦,这是麻辣豆腐……待回到家里,坐到饭桌前,口鼻间还留有刚才穿过大街时各种美食的香气。这才惊觉,什么时候我念兹在兹的秀美小城—— — 易门,居然多出来那么多品尝美味的好去处,与数十年前相比,如今真是坐拥百味。

套句俗话说,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山上长的,食材之丰富……又有蒸煮煎炸炒、焖炖淋醋烩,烹饪技艺之繁复,让人眼花缭乱。尤其是到晚饭时间,整条街道除却醉人的美食香气随风吹送,     还有阵阵酒过三巡后传出的南腔北调的食客欢声笑语。但作为地道的易门人,我知道,这样繁花似锦的面上的喧腾,并不是易门美食的真谛,一个地方美食的精粹,一定是那种大众皆能品味的、日常的,经过时光和岁月打磨,却依然不与尘世妥协,在漫天喧嚣中秉持节操,偶尔向注视它的人展露一下生活细节的食味。这样的味道,如同陈年老酒,历久弥新,入口入心。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易门县城只不过是南北向的一条街,从县政府大门出来,经财神楼(今已不存),一路向南至桥头街,称为“兴文街 ”,大约两里。其余街道以此向两侧延伸,并不远,窄窄的,多半只能叫作巷了,再往外,便是水洼菜畦。与城的简单布局相配,饮食的种类也屈指可数,印象中有豆豉、酱、凉米虾、油炸粉之类。

若以清代美食大师袁枚的眼光来看,这些恐怕都只能归入他的“小菜单 ”。即便如此,这几样饮食真的好吃,应该是大多数和我一样年龄的易门人童年的一种味道吧。譬如,一个青石铺就的巷口,老屋,红门对 ;一张擦得泛白的小木桌 ;一个陶土烧制的黄釉瓦钵 ;一只白皙洁净,纹饰着岁月沧桑的手,腕上轻轻晃动着一只祖母绿的镯子,从中国蓝的窄窄的袖口中伸出,用漏勺从瓦钵中捞起那些圆头细尾的在清水中荡漾着的米虾,盛到碗里,再添上些芫荽、酱醋和油辣子……这样的图景,该时不时出没在我们越来越没有想象力的梦境中吧。

即使是数十年后易门饮食无限丰富的今天,这些在当年与灰瓦土屋、青石板路相映成趣的饮食并未消失,在每个天气晴好的日子,凉米虾依然在街角巷口老人的陶瓦钵里荡漾着,油炸粉则在热闹的街天农贸市场拥挤的人群中滋滋滋地在油锅中吟唱。而豆豉和什锦酱,却意外地声名鹊起,力压群芳,在后来脱颖而出的羊全席和菌美食之前,率先被做成易门美食的文化名片。

编辑:陈荟吉
分享到:
相关链接